三個月過去,你的ofo退押金排號前進了多少位?
發布時間:2019-03-28  來源:中新網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3月28日電(張旭)從1392萬到1320萬,近三個月時間里,微博網友@Jessica努力中的ofo退押金排號前進了72萬,照這個速度,押金還要再等幾年才能到手,而像她這樣焦急等待的用戶還有一千多萬。

2019年3月27日(左)和2019年1月2日(右),@Jessica努力中的ofo退款排隊情況。

2019年3月27日(左)和2019年1月2日(右),@Jessica努力中的ofo退款排隊情況。

  3月25日,ofo官方微博發布聲明,表示ofo從2018年年底開始陸續查處了多起貪腐案件,主要涉及職務侵占、倒賣公司財產等違法違規情況,涉案金額數百萬元。聲明同時強調,ofo對于貪腐行為,將繼續保持高壓態勢。

  但ofo的用戶對此并不買賬,該微博的評論幾乎全是“何時退押金”、“趕緊退押金”?;蛐?,ofo的問題已經不是處理幾起貪腐案件能解決的了。

ofo官方微博評論區

ofo官方微博評論區

  負面纏身,押金難退

  去年下半年開始,ofo就陷入了不斷的負面消息之中。

  2018年7月,由于ofo超過半年時間不能支付智能鎖通信服務費,服務商將對其業務涉及的300萬輛單車智能鎖內物聯網卡陸續“停止服務”。

  隨后,由于在海外市場“水土不服”,ofo的海外擴張計劃受阻,從多個國家撤退。包括以色列、澳大利亞、德國、印度等。其中,ofo在進駐印度地區僅兩個月,就將印度分公司的大部分員工解雇了。

  此后,“退押金難”逐步發酵。社交媒體上眾多用戶表示自己申請了幾個月的押金并未到賬,紛紛聚集在ofo官微下方進行“聲討”。

  矛盾在2018年12月達到頂峰。12月17日,數百名用戶來到ofo北京總部現場退押金,隊伍從五樓排到一樓,目擊者表示“退押金就像春運”。

  此后不久,ofo推出線上退押金系統,幾天之內退押金的排號就突破一千萬人。以每人99元或199元押金計算,待退押金規模在10億-20億元之間,每天退一萬人,也要等待三年后才能完成。

  交通部擬規定:押金隨退隨到

  中國消費者協會發布的2018年十大消費維權輿情中,“共享出行押金難退”以66.08的社會影響指數,高居輿情榜第四位。

山西太原,民眾正在使用共享單車。<a target='_blank'  data-cke-saved- >中新社</a>記者 張云 攝

山西太原,民眾正在使用共享單車。中新社記者 張云 攝

  為解決“押金難退”的困局,交通運輸部3月19日發布的《交通運輸新業態用戶資金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中明確,運營企業原則上不收取用戶押金,確有必要收取的,應當基于協議,提供運營企業專用存款賬戶和用戶個人銀行結算賬戶兩種資金存管方式,供用戶選擇。用戶押金歸用戶所有,運營企業不得挪用。

  針對社會最關注的押金退還問題,《辦法》明確,用戶申請退還押金時,存管銀行和其他支付服務機構核對相關信息后,應當于當日(至遲次日)基于原路退還原則退還用戶。

  但究竟能否拿回押金,多久才能拿到押金,ofo的用戶心里依舊沒數。因為問題的關鍵在于:現在的ofo還有能力支付這筆錢嗎?

  造血匱乏,創始人成“老賴”

  ofo此前融資金額達到150億元,在資本市場以及競爭對手的刺激之下,ofo大舉擴張,從成立之初就開啟了燒錢模式,一度布局國內外兩百多個城市,投放在市場上的單車數量超過7000多萬輛。

  但在繁榮背后是ofo從未實現過盈利,持續虧損以及“造血能力”的缺乏讓ofo在短短兩年從云端跌落到谷底。

  除了千萬用戶押金待退,ofo和戴威還官司纏身。1月12日,上海鳳凰發布公告稱,ofo運營方東峽大通共應付鳳凰自行車7191.61萬元,北京一中院扣劃東峽大通被凍結款項2804.05萬元并支付給鳳凰自行車,剩余款項分期支付。

  幾乎與此同時,中國裁判文書網又披露了ofo與順豐的糾紛。2018年10月15日,順豐公司請求凍結東峽大通公司存款1375.06萬元。

ofo創始人戴威。

ofo創始人戴威。

  2018年12月4日,北京市海淀區法院曾對ofo作出“限制消費令”,限制該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人戴威不得實施高消費,也就是俗稱的“老賴”。

  嘗試變現,ofo困局難解

  2018年12月19日,戴威在一封內部全員信中承認,公司背負著巨大的現金流壓力,“1塊錢要掰成3塊錢花”。他無數次地感到力不從心,想把運營資金全砍掉,甚至解散公司、申請破產。但他最終還是選擇扛起壓力,“跪著活下去”。

  為償還押金,ofo嘗試了各種方式。先是推出B2B的車身廣告業務;后來又進行了裁員以及搬家來節流;甚至還曾經和P2P公司合作轉化押金。但事實證明,這些都不能解決ofo的資金難題。

  2019年3月,ofo又上線了“折扣商城”。凡是申請退押金的用戶,都可以將押金兌換成金幣購物,只不過“金幣+人民幣”的結算方式決定了消費者必須另外充值才能買東西,這讓不少用戶大呼上當,還有用戶質疑“不算金幣,僅現金部分比直接購買都貴,所謂退押金有什么意義呢”。

折扣商城截圖。

折扣商城截圖。

  內憂外患之下,ofo又開始高壓反腐,或許能夠追回部分流失資金,幫助企業周轉。只是對于上千萬用戶10億-20億元規模的押金,數百萬元也只是九牛一毛。

  交通運輸部擬出臺的新規明確規定,“當用戶申請退還押金時,應當于當日(至遲次日)退還用戶。”一旦實施,ofo的境地將會更加困難。

  2018年11月,戴威在ofo全員大會上表示:“ofo不會倒閉,其他都有可能。”如今距離大會已經將近半年,等待退押金的用戶依然在一千萬人以上,用戶還要等待多久呢?

  現在,你的退押排隊名次前進了多少?(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