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紙條傳遞大信息年輕準媽媽智擒逃犯
發布時間:2019-03-19  來源:錢江晚報

  只因辦證窗口前“多看了他一眼”
  小紙條傳遞大信息 年輕準媽媽智擒逃犯

點擊進入下一頁

男子第一次出現。

點擊進入下一頁

男子再次來到窗口前。

點擊進入下一頁

  警察趕到。

  3月14日中午,嘉興市南湖區大橋派出所戶籍窗口工作人員陸伊利,看著眼前來辦事的人,多留了個心眼。

  就是因為“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這位年輕的準媽媽機智應對,協助民警抓住了一名逃犯。

  一聽要重新辦理

  男子轉身就走

  “他站在窗口前欲言又止,感覺像是有什么難言之隱……”出現在陸伊利眼前的是一名50來歲的男子,一身西裝,打扮得頗為派頭。

  這已經不是這名男子第一回來到辦理窗口。

  大約4分鐘前,男子就曾來到窗口前。當時他掏出自己的身份證,問:“我的身份證沒磁性了,怎么辦?”

  “身份證如果沒有了磁性,那是得要重辦的。”陸伊利解答道。

  話剛講完,這名男子若有所思,轉身就走了。他直接從房間的另一扇門出去,一下子走得人影都不見了。

  陸伊利一時有點摸不著頭腦。

  但沒想到,幾分鐘后,男子再度回來了。

  這會兒,陸伊利也沒太在意,只是覺得眼前這位,可能遇到了什么難事,再度熱情地詢問他要辦理什么業務。

  男子再度拿出那張身份證,問重新辦理需要哪些手續。

  這個動作讓陸伊利“留了個心眼”:男子之前已出示過身份證的,顯然,他之前的離開,可不是為了去拿身份證?;岵換崾撬叫枰匭擄燉?,怕“暴露身份”呢?

  準媽媽機智應對

  確認逃犯身份

  “我就說先要錄入指紋,他一聽,顯得有些遲疑,但還是配合了。”

  “他的指紋在我們機器上無法識別。”指紋識別錯誤的情況偶有發生,比如手指受傷之類的情況。陸伊利正待向男子解釋,男子見狀卻突然著急起來,又說要急著辦理電話卡云云。

  男子一連串的表現,更讓陸伊利多了幾分謹慎和疑心。她意識到,眼前這個人可能“有問題”。

  “我當時的心一下子跳得好快,我甚至能感受到寶寶的心跳聲。”這位剛剛懷孕不久的姑娘,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很快,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不露聲色地向男子解釋,還可以通過身份證號進行辦理。

  陸伊利的態度,讓男子也緩和下來,將自己的身份證遞給了陸伊利。陸伊利馬上打開身份信息系統,輸入男子身份證上的號碼。

  屏幕上顯示果然是——“該人數據發生嚴重錯誤”。

  這條提示意味著,這張身份證很可能是假的!

  陸伊利一邊保持“微笑服務”,用輕松的語氣告知男子指紋采集已順利完成,安排他進人像采集室照相。與此同時,她悄悄交待照相的同事拍照時盡量“多照幾張”,以拖延時間,并第一時間把采集到的人像傳給她。

  很快,男子的照片傳了過來,陸伊利立刻對其做進一步核查。對比結果出來,男子姓唐,早在2016年7月就被山東警方列為在逃人員。

  紙條傳信息

  民警迅速趕來

  接下來怎么辦?難不成要跟電視劇里一樣與逃犯來一場拼搏?

  為了不引起男子的懷疑,陸伊利一邊按照正常流程為其辦理業務,一邊趁唐某在簽字時,在辦公桌上的紙上快速寫下:遇到逃犯用假身份證來補辦,我拖住他,快通知值班!

  之后,趁著唐某沒留意,她把紙條塞到一旁的同事手中。

  一番里應外合之時,唐某正沉浸在即將辦好身份證的喜悅中。“他還夸我們浙江的‘最多跑一次’服務好,省心方便?;盎姑凰低?,李凱他們就到了。”陸伊利說。

  原來,得到消息后,當日派出所值班民警李凱迅速帶著兩名特勤來到了戶籍窗口,當場將唐某控制。

  事后得知,唐某當時急于辦理電話卡,但如今辦電話卡都要實名制,非得有身份證不可。因此他想了個“歪招”,以假身份證“消磁了”的名義,想“換”張真身份證。

  第一次來到窗口,唐某得知身份證消磁補辦并非那么簡單,需要重新核對、辦理。他擔心露餡,轉身就走。出門后思考良久,覺得應該不會出問題,就再度“冒險”前來辦理。

  沒料到,機智的工作人員早就發現了不對勁,核對出了他的真實身份。

  目前,唐某已被臨時羈押至嘉興市看守所,將擇日移交山東警方。

陳鍇凱 蔣慎敏(錢江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