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廣角鏡】有望入奧,霹靂舞能否再火一回
發布時間:2019-03-04  來源:中新網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3月4日電(記者 岳川) 盡管從事教學工作已有8年,但王杰從未想過有朝一日霹靂舞能夠有機會登上奧運賽場。

  巴黎奧組委日前宣布,將向國際奧委會提議在2024年巴黎奧運會上增加四個大項,其中就包括霹靂舞(breaking)。雖然從提議到成行并非一蹴而就,其間還需經歷多道程序的推敲,但霹靂舞迎來再次走紅的契機,已是不爭事實。

  霹靂舞誕生于上世紀70年代的北美,屬于街舞的一個舞種,頭轉、背轉、單手撐、手轉等各種動作考驗著舞者的運動能力與舞技,深受年輕人青睞。王杰也是其中之一,一次偶然的接觸后,他就被霹靂舞中帥氣的動作深深吸引。為了跳舞,王杰只身來到北京,至今已有10年。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霹靂舞深受年輕人青睞

  從學習跳舞到成為一名舞蹈老師,這10年給王杰最強烈的感受是了解霹靂舞的人越來越多,尤以近兩年為甚。與他8年前剛剛開始教霹靂舞時相比,現今情形已不可同日而語。

  “那時學霹靂舞的人不多,授課機會不是每天都有,掙的錢除了交房租、吃飯,基本沒有其他開銷。但隨著學生逐年遞增,現在每周課程都排得非常滿,好口碑的老師供不應求,因此經濟上也寬裕不少。”

  其實霹靂舞在國內算不上什么新生事物。上世紀80年代一部《霹靂情》,讓許多中國觀眾認識了霹靂舞,電影帶動了它在國內的發展,誕生了一批忠實擁躉。喇叭褲、迪斯科、霹靂舞,也曾成為上世紀八十年代時髦青年人的標志之一。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舞者斗舞

  正因為如此,在王杰看來,國內霹靂舞的群眾基礎非常廣泛。近些年不僅一線城市的舞蹈教學機構越來越多,據他了解有時一個鄉鎮里就會有上百愛好者。中國體育舞蹈聯合會秘書長蘇潔也表示,街舞在中國擁有深厚的群眾基礎,民間各種賽事活動也很頻繁,有時參與人數能達千人。放眼世界,數據顯示全球街舞愛好者人數接近2億,其中霹靂舞是占主導地位的舞種之一。

  蘇潔認為,霹靂舞有其明確的特色,這是一個彰顯青春與活力的運動,個性、輕快、時尚的標簽令它更加貼近年輕群體。

  “霹靂舞最重要的是創新,它要求你跳的和別人不一樣,這就需要你學會觀察、理解、思考與判斷。”王杰說,做不到這些則很難把霹靂舞跳好。而為了彰顯個性,中國舞者會在動作中融入本土文化、元素與特色,創造出有別于其他地方舞者的新奇動作,這也促使霹靂舞向多元化發展。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霹靂舞在歐美非常流行

  在王杰看來,這項運動的潛力之所以逐漸得到釋放,最重要的原因在于社會對霹靂舞的認知與接受程度有大幅改善。他認為如今為人父母的一輩人,或多或少知曉霹靂舞,對孩子學舞也不會過于排斥。

  “像我剛開始學舞時家人非常反對,而如今有的家長會推掉一些數學、英語課程來帶孩子跳舞,這在以前是絕對不可能的。”

  王杰說,現在青少年是霹靂舞愛好者中的主力軍,但隨著社會接受程度越來越高,這一群體的年齡跨度肯定會繼續增長。他的學生中,已有人開始從事霹靂舞的教學工作。

  參與的人越來越多,大環境自然也因此受益。蘇潔認為,目前霹靂舞在國內正處于發展的上升期,整體勢頭向好。

  如果說霹靂舞的發展正行駛在快車道上,那去年10月于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的青奧會則為這次加速備足了燃料。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中國選手商小宇(右)在青奧會比賽中 新華社記者王麗莉攝 圖片來源:新華網

  這是霹靂舞首次登上青奧會賽場,據悉其間每天比賽能夠吸引約9萬名觀眾。不僅在社交網絡上反響熱烈,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還曾親歷賽場觀戰,這些均反映出項目極大的發展潛力。霹靂舞的這次亮相可謂一炮而紅,所引起的蝴蝶效應仍在世界范圍內擴散。

  “在沒有進入青奧會之前,霹靂舞的開展力度肯定不如現在,如今世界體育舞蹈聯合會已將它視為重點發展項目并給予高度關注。”蘇潔認為,進入青奧會令霹靂舞更受矚目,中國體育舞蹈聯合會也正式開始推動該項目開展。他表示,此前霹靂舞在國內更多停留于民間,官方推動正是始于2017年國際奧委會啟動青奧會選拔之時。

  “對我們而言,青奧會是一次與國際高手交流切磋、發現差距,了解世界霹靂舞發展現狀的機會。從另一角度看,這也是一次讓霹靂舞在國內獲得更多關注,進而促進項目發展的機會。”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舞者在街頭跳起霹靂舞 圖片來源:東方IC

  正如蘇潔所說,無論對于項目入奧還是未來開展而言,青奧會的這次嘗試都為其后續發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礎。他還透露,由世界體育舞蹈聯合會牽頭舉辦的世界街舞錦標賽即將于6月落戶南京,這也是官方首個世界性賽事。霹靂舞系其中一大主項,中國體育舞蹈聯合會希望借賽事平臺進一步了解項目在國內的實際情況,并擴大其社會關注度。

  如能最終入奧,對于霹靂舞的發展而言顯然大有助力。然而在霹靂舞從街頭走向奧運賽場的過程中,如何在適應規則的前提下保留其創意性與與包容性,這成為令業內關心的問題。

  以青奧會規則為參考,未來霹靂舞比賽的評判標準很可能與花樣滑冰等賽事類似,由裁判綜合選手藝術表現、技術難度、創意性等多個方面的表現,以打分制定勝負。

點擊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霹靂舞賽事需要一套合理的評分體系與競賽裁判系統

  “霹靂舞主打自由與創意性,如果有具體的標準存在,可能就會少了很多想象空間。”王杰擔心,融入到競賽體系中會使霹靂舞的多面性受到限制,轉而向單一化發展。

  在保持霹靂舞藝術特色的基礎上令賽事評判更加客觀公平,同時又不至于因打分標準而抑制每個選手的個性,蘇潔認為,該目標的實現需要一套合理的評分體系與競賽裁判系統作為前提。他表示從各方反饋來看,青奧會這次嘗試的結果好于預期,判罰得到了多數人的認可,沒有帶來負面影響。但隨著霹靂舞運動的發展,這些評判標準也需要在未來不斷完善。(文中部分人物為化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