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亞洲跳的最高的人,想站起來了
發布時間:2019-02-18  來源:錢江晚報

  前中國男排副攻鄭亮患病臥床,陷入困境

  昔日亞洲跳得最高的人想站起來 本報呼吁社會各界愛心人士施援手

  他曾經是汪嘉偉麾下“黃金一代”的主力成員,前亞洲第一副攻,亞洲跳得最高的人如今每天尋求的進步,僅僅是多想點開心的事,或者睡個好覺。

  浙江籍前男排國手鄭亮,近兩年來因脊髓病變,導致下肢癱瘓臥床不起。尋醫問診許久,但沒有明顯起色。除了身體狀況以外,巨大的醫護費開銷也成了困擾鄭亮的難題。

  一籌莫展

  前國手患病致下肢癱瘓

  2019年2月3日,年二十九。人人都在準備著回家過年的時候,浙江體育職業技術學院的幾位工作人員,驅車來到杭州城東醫院,看望一位他們的老同事。一起帶去的,還有凝聚著全院上下關切之情的5萬多元善款。

  一杯水,半包紙巾,一盒牙簽。幾樣日常生活用品隨意擺放在鄭亮病床兩邊的床頭柜上,在他一伸手就能夠得著的位置。

  鄭亮每天的生活,基本上都在這張病床上進行。

  眼前的模樣,讓人很難把他和當年那個擁有亞洲第一攔網高度的排球國手聯系起來。“一言難盡,或者說一籌莫展。”鄭亮攤了攤手,顯得十分無助。

  1970年,鄭亮出生于杭州,上世紀九十年代時是汪嘉偉麾下中國男子排球隊“黃金一代”的主力,號稱亞洲第一副攻,當年曾以3米72的摸高位列亞洲第一,這個彈跳能力,只有傳奇跳高名將朱建華達到過。1997年,鄭亮與國家隊隊友一起奪回了闊別18年的亞錦賽冠軍;1998年,隨中國隊出征曼谷亞運會奪得冠軍;1999年,鄭亮又和國家隊隊友贏得亞錦賽冠軍。

  退役后,鄭亮回到浙江體育職業技術學院,癱瘓之前的崗位是浙江男子沙排的助理教練。

  從2016年開始,鄭亮偶爾會感覺腿有些發麻,但是運動員出身的他并沒有在意,以為是職業生涯留下的正常反應。2017年初,鄭亮的病情愈發加重,走路困難,上樓梯更是吃力。在去了杭州、上海等多家醫院問診之后,最終確診為脊髓病變。

  “開始一直在腿上找毛病,但沒想到是神經的問題。”

  如今的鄭亮,肚臍以下都沒有知覺,下床完全依靠護工幫助,每天20多個小時都是躺在床上。手也是麻的,幾乎寫不了字。小便要依靠導尿管,而借助導尿管排尿很容易造成尿路感染,一旦尿路感染就需要掛鹽水或吃消炎藥,如果沒能及時控制就會引起發燒,如此循環往復,“生了這個病,真的是沒有尊嚴。”他說。

  他每天能做的,除了一個半小時的康復訓練,就是躺著,看看電腦或手機,或者對著天花板放空自己。“以前我那么愛動的一個人,現在卻只能被迫一天天地躺在床上。”鄭亮苦笑著,眼睛有些濕潤。

  “以前我的目標都是出成績、拿冠軍,現在我每天的目標就是取得一些小得可憐的進步,比如讓自己想一點兒開心的事,讓自己心情好點,讓自己睡個好覺。”

  以前的優勢如今也成了麻煩。鄭亮身高2米01,這個身高當年成就了他亞洲第一副攻的美名,而如今卻令他想在購物網站上訂購一個助行器都找不到適合自己的尺寸。他提出定做,但很多商家都不接單。無奈之下,鄭亮找到某電視臺一檔給人幫忙的節目求助,節目組接到他的電話后,熱心地去找了一家生產工廠,才定做出一副適合鄭亮身高的助行器。

  身體上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鄭亮的心情受到沉重的打擊,但他一直沒有放棄希望。兩年來,他試了很多藥,中醫、西醫、理療等都嘗試過,但并沒有多少效果,苦頭倒是吃了不少。

  鄭亮的哥哥是中國籃球名宿鄭武,目前擔任武漢職業籃球俱樂部主教練。家人都很牽掛著他的身體,但哥哥身在外地照顧不上,母親也已經八十多歲,平時都是嫂子來照顧他。“比如我去上??床∈?,都是嫂子開車帶我去,也辛苦他們了。”

  “醫院的心理醫生跟我說,我要接納自己,接受如今癱瘓在床的現實,我也在努力,讓自己的心態慢慢好起來。”

  人間有情

  眾人援手助其渡過難關

  這兩年來,鄭亮時常想起跟他同病相憐的國家隊隊友湯淼。湯淼曾在新世紀之初入選國家隊,司職主力接應二傳。2007年6月,湯淼隨上海隊在俄羅斯參加友誼比賽,救球時頭部著地摔成重傷,送入醫院后被確診為頸六椎爆裂性骨折伴完全性脊髓損傷,從此癱瘓在床。

  由于康復之路漫長、所需費用巨大,各方都為湯淼伸出援助之手。2009年,上海市體育發展基金會與湯淼共同發起設立了湯淼康復專項基金。錢江晚報也于2010年聯合上海市體育局、上海市體育發展基金會、浙江省體育局和多位浙滬體育明星及愛心人士,共同為湯淼發起了一場慈善拍賣活動。

  和湯淼一樣,鄭亮患病之后也感受到了很多來自身邊的關懷和溫暖。

  浙江體育職業技術學院大球系副主任殷茵告訴記者,針對鄭亮的病情,學院曾兩次在院長工作會議上專門討論過。鄭亮行動不便后,學院專門安排了學校里的一樓單間給他及護工住,方便他坐輪椅出行,吃飯在食堂吃,食宿全免。學院還幫他申請了困難家庭補助,在政策允許的范圍內,盡最大的努力幫助他解決生活中的困難。鄭亮所在的大球系也第一時間為他進行了募捐,籌到了四萬多元的善款。

  錢江晚報也第一時間送去了關懷。2019年1月23日,錢江晚報體育健康聯合黨支部部分黨員也在黨支部書記康凱的帶領下,前往杭州城東醫院看望鄭亮,并為他送去了慰問金。

  根據國家相關制度和政策,雖然大家已經在允許范圍內,竭盡全力幫助鄭亮,但四處求醫以及請護工的開銷很大,導致鄭亮除了身體狀況外,也不得不面臨嚴峻的經濟問題。“算下來,除去醫保報銷的部分,一年的護工費加醫藥費,至少要15萬,這還不算日常的生活費用。”

  來自各界的種種幫助,讓鄭亮覺得很感動。“領導、同事們也時常來看望我, 真的非常感謝他們!”

  最近,鄭亮辦下了二級殘疾癥,但他依然無法接受這樣一個被命運強加的身份。“我還是抱著有一天能站起來的夢想,我相信,醫學在進步,無論是通過什么方法,總有一天我可以重新站起來。只是我不知道在這之前,我還要在病床上躺多久,所以希望能有更多的熱心人來幫助我,陪我一起走下去,我在這里謝謝大家。”躺在病床上的鄭亮說。(錢江晚報)